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殖民地史觀與台灣古典文學

這個禮拜,剛讀完有關殖民地史觀與台灣古典文學的講義之後,我也和家人一同遊覽了台南的名勝古蹟,在這樣的對照之下,讓我引發了極深的感觸。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便是在孔廟看到的一幕:在那裡我遇見了一個身子清瘦、頭髮鶴白、仙風道骨的老人,他手上拿著拐仗不急不徐的一直漫步在孔廟區裡,等到要離開的時候,這名老人走向紀念品販賣部,必恭必敬的向站在販賣部的孔子銅像行禮行九十度的鞠躬禮。與週遭來此遊玩的旅客相比,他就好像一方獨立的風景,活脫脫是個活在古代中國社會的傳統士大夫。此時的我,突然腦中意識到兩件事情:一 中國文化是怎樣深深的影響著台灣的文人;二 我腦中的文人都是中國文人的模樣(就如孔廟的老人),那所謂的台灣文人(知識分子)又是怎樣呢? 其實,如此的觸發,和殖民地史觀與台灣古典文學是有著微妙的關聯存在。我言不及義最終想說的是,對於中國傳統(古典文學)的影響,我們一直以來的態度是視之必然無可懷疑,然而,台灣殖民地的處境,我們真的可以如此理所當然接受這樣的史觀嗎?在薩伊德的文章之中,他談到了帝國的殖民地的影響,絕非是僅僅於物質及政治層面的掌控;也絕非當帝國放棄了殖民的政權之後,殖民區的人民便可以獲得解放,因為:無論帝國主義還是殖民主義都不是一種積累與獲得的簡單行為、支持、甚至推動他們的事一種深刻的意識型態結構……,是被統治的思想以及附屬於統治的各種知識形式。所以,這樣的影響是深深烙印在被殖民者的文化之中,而形成某一種傳統(歷史),倘若不跳脫這樣的框架,那所有的思想很有可能仍是殖民者的思想模式。李歐塔曾言:遺忘其實是「重複過去而不是超越它」,唯有面對歷史的真實,並重審它帶給我們的種種影響,由此我們方可在這現實生活夾縫中見得一絲曙光。如此的視角,更是曾經被殖民的地區所應具備的史觀。而在桑德拉.哈丁一文(我老實說我看不太懂),我們發覺,邊緣位置能夠有更多別於優勢族群詮釋問題的方法,就好似就如殷模汗默德與賴德所說:那些被支配的人會明白到被濫用的權力之破壞性的影響,他們處於一個較佳的位置去處理及分析支配的關係,如何可以毀滅犧牲『人類』潛力。 由以上的觀點,我們可以見到施懿玲老師企圖運用這樣的概念,去找尋另外一個台灣古典文學詮釋的可能。我個人非常贊同這樣的做法,因為,本身自己也是中文系出身,也甚為熟知中國古典美學的傳統,然而,如果用相同的方法再去做台灣古典文學的話,很有能磨煞掉台灣文學的獨有性,這些作品會被收編於抒情與言志的詩學傳統之中,反映出的歷史性就湮沒於其中。所以說,我個人以為如何運用這樣的理論,並尋求一個更完整更適當的詮釋方法,是一個很重要的事情。 就如同我們該如何看待台南的古蹟,以及我碰見的仙風道骨的老人,都是值得思考的。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