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4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生命的質問者---陳玉慧

生命的質問者---陳玉慧 作者生平: 陳玉慧,民國 46 年 07 月 08 日,文化大學中文系,法國國立社會科學研究院歷史系碩士班畢業。曾隨西班牙小丑劇團巡迴演出,並於法國陽光劇團實習、紐約外外百老匯導演。目前為劇作家、導演、《聯合報》駐歐特派員。連續三年獲得聯合報最高榮譽特別貢獻獎。陳玉慧的作品以劇本為主,小說及散文為次。由於本身從事多年的編導工作,因此作品呈現出的風格偏向社會寫實。再加上她深諳多國語言,遊走於不同種族文化,因而創作內容廣泛,不論在文學、戲劇與新聞領域皆獨樹一幟。 二 作品 散文: 《失火》 三三書坊 79.03 到法國,寫許多與異國女子有關的情愛故事(和黃碧雲相似) 《徵婚啟事-我與四十二個男人》遠流81.03 《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 聯合文學 86.11寫於定居德國前,憂鬱期間的紀事,作者認為有自療的成分在,可以說是作者心靈面貌的呈現。開啟了對生命的質問。 《你是否愛過》 聯合文學 90.07 接續上本對生命的懷疑,轉為日記體。本書約三分之二 的篇章是1998.4.4~7.2的旅行日記。重點在於由外在的事情對內心衝擊產生的反想為主體,和上一本及下一本作一呼應,一內一外,而且篇末都有達賴的訪談。 《巴伐利亞的藍光-一個台灣女子的德國日記》二魚文化 91.04一書,嘗試以第三者的心情觀察生活周遭發生的事件,用不同的角度去解析現代人生觀。:「最大差別在於質疑愈來愈少。」 陳玉慧說,這些年來她漸漸以坦然的態度接受自己,以前常對自己抱持質疑的態度,老是問「這就是人生嗎?」後來哲學大師嘉拿瑪安慰她說,「其實妳問妳就活著」,就因為這一句話,讓陳玉慧坦蕩蕩地接受自己的一切,從內心散發出一股「力氣」來已結婚的她,早已拋開《徵婚啟事》那段尋找「好男人」的歲月,心裡想著:「如果人生沒有愛,那是毫無意義的。」 小說: 《徵婚啟事》與李國修著 遠流83.05 《深夜走過藍色的城市》 遠流 83.07 《獵雷- 一個追蹤尹清楓案女記者的故事》聯合文學 89.11 《徵婚啟事》二魚文化 91.04 1989年11月陳玉慧在報紙刊登徵婚啟事,並根據與42位徵婚男子的對話,寫成《徵婚啟事》小說,這部小說改編為電影與舞台劇,皆獲好評,今年4月屏風表演班再度將《徵婚啟事》 劇本: <謝微笑>、<歲月山河>、<誰在吹口琴>、<那年沒有夏天>、<戲螞蟻>、<祝你幸福> 三 推薦文章 1.<一隻爬蟲的話>、<失火> - 《失火》 2.<飛蛇>、<我的男人上輩子是我的妾>、<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 -《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 3.日記篇章:6月9日、7月1日、7月2日 -《你是否愛過》 4.<李芬史達的傳奇人生> - 《誠品好讀-三地書》 四 散文風格解析 1 寫作技巧的特點: (1)簡潔的文字風格:陳玉慧曾在第一本散文集《失火》說:我偏愛簡潔直接的文字,我的個性也是這個樣子….,在寫作的時候,我以為能用簡單的文字表達很深的感覺是極美的。於是,在他的文章中,我們很少會發現刻意雕琢的字句,即便是很深刻的感性抒發,陳玉慧也擅以不假修飾的文句呈現,不論喜怒哀樂,她都直說,給讀者一種迎面直擊的感受:選文<我的靈魂感到巨大的餓>P106~107。就如她丈夫所說的<我>P9 (2) 蒙太奇/斷裂:可能是因為受到作者本身有過劇場經驗,在散文的創作,經常出現如電影蒙太奇般的手法(蒙 太 奇 ( Montage ) 這 個 詞 語 有 幾 個 意 思 。 最 普 遍 的 就 是 只 電 影 的 剪 接 。 電 影 剪 接 分 很 多 種 類 , 有 直 線 式 的 、 連 續 式 、 跳 接 、 不 連 續 式 . . . 。),常常看似和本文主題相似又好似無關的斷裂畫面的被連綴起來,別於結構完整立意明確的散文,有一種社會剪影之感。張香華說陳玉慧的小說雖然沒有清楚的脈絡和起承轉合,但是可以跟著她一起觀察這世界。:P47<我>、P143<失火>。 (3)日記體:在近期的著作《你是否愛過》、《巴伐利亞的藍光-一個台灣女子的德國日記》裡,作者偏好用日記體,以這樣的文體簡潔的紀錄生命歷程,或許與他對寫作的訴求(第一點)有關,在這樣單純的的形式,我們可以輕易的讀到作者心歷路程的轉變,可由<你>一書到<巴>一書從對生命極度懷疑到逐漸減少懷疑都可從中窺得。 (4)理性與感性兼得:陳玉慧的文章多是以心靈探索為主,但這並不代表他的文章只有感性的抒發。在她談時下名人的篇章中,可以看出身記者的她,對事情有其特出的見解之處,展現出她理性特出的一面,如:P189<與智慧寶相遇>以看普通人的方式去策寫答賴拉媽,在<李芬史達的傳奇人生>中用客觀的方式去看一個被眾人污名化的女性。不人云亦云,客觀理性成就她散文的另一種風格。理性與感性兼具發揮,除了兩種不同的文風外,另外在處理自我的篇章中所蘊含的節制美感也可看到,我想就如同她本人所言,她喜歡當一個旁觀者及簡約的文字有關。 2 寫作主題的關注: (1)旅行/自我心靈的成長:因為身處於異國多年,並擔任駐派記者,旅行成為她的生命之必須,也成為寫作主題之必要。張瑞芬曾在< 建構女性散文在當今台灣文學史之必要>提及,在女性散文寫作中旅遊與探尋自我經驗的結合,其中提及《你是否曾經愛過》、《巴伐利亞藍光》,這兩本書與其說是旅遊遊記,不如說是心靈地圖的呈現。在其中我們會發現,不論身處何處,陳玉慧所看到都是心中糾纏許久的議題:,至於旅行,她認為永遠只能看到你本來就看得到的,無法看到你看不到的。P165<你>對中年男人的觀察、P209、P215對旅行的定義。就如同平路所說,內容與形式都表現出她的重複、牽扯、矛盾和猶豫。陳玉慧的矛盾是在一個定點時有某種不安想尋找外面的世界,在旅行時又想尋找一個定點,平路認為一個生命旅程的答案必須經過這個過程。於是旅行 與自我心靈的成長是對陳玉慧來說是一體兩面的事。 (2) 情愛:對男女情愛的描寫,一直是陳玉慧散文中的大主題,不論是<失火>中 <愛情故事>等篇對短暫戀情的紀錄,或者以她自己的說法,用社會學的田調方式 寫成的《徵婚啟事》,甚或到了婚後的<你是否愛過>,她都一直不斷不斷的尋找著 情愛的答案,她曾不斷的在書中名言她是個不會愛的人,她想要替愛找一個合理的 解釋,然而這樣的解釋與其是對男女之間情愛之懷疑,不如說是對生命的質問, 正如同她自己所說的:「你是否愛過?」這個問題就像「你是否還活著?」這是她 努力想要求得解答的問題。(所以在你是否愛過一書,末篇集是達賴拉媽談情說愛,以生命的大愛作結。) (3)女性:在《失火》中有一篇名為<失火>的篇章,與其說她是散文其實也可以說她是小說,描寫一名女性的生長過程,而在其他的篇目中她也不斷的去反省自己身為女人這一個身分所遭遇的問題,諸如《失火》與父親間的矛盾關係,與母親的間隙P135~141、<我感受到巨大的餓>、<我的男人是我上輩子的妾>、及對邊緣女性的描寫<飛蛇>。在這之間我們見到女性生存的孤獨,如同無父無母無兄無弟的窘境。 3 總結:<一隻爬蟲的話> 希望女子 黃碧雲 人忘記的,希望女子就承擔。她承擔生命所有的失望。 並且沉重的在大地遊走,以為媚行。 五 延伸討論 1陳玉慧蒙太奇的斷裂寫作手法,是否印證了西蘇的陰性書寫 → 充滿歧義性 斷裂 直書女性自我 2 黃碧雲與陳玉慧的比較。 → 本色作家 1 主題類似 2 對情愛的描寫 3女性 (十二女色 烈女圖) 4 冷靜節制 3女性散文中與家族的對話,及父親母親的形象塑造 → 簡媜 漁父 周芬伶 徐鍾珮 4女性(散文)寫作中旅遊的意義 →和當下旅遊文學的不同 女性旅遊的特殊性 及陳玉慧的特殊性 5 女性寫作的私領域的開發 → 女性書寫女性 自我治療 看與被看 柳美里 安妮.艾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