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4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現代詩的辯證

作為文類的一種,詩,一直以最前衛最具多樣性的姿態在文學中存在。不論西方東方,詩擁有都是文化高度鍛鍊的精華,也無怪乎,大眾總認為詩是貴族的文學,非一般民眾可以親近的。而把這樣的問題,在台灣文學中的現代詩來看,情況也是很雷同的。自從1956年紀弦正式重組現代派,並高呼橫的移植的主張,現代主義的影響就深深的烙印在現代詩之中,所以,對於大眾而言,他們的印象就是-現代詩都是難懂不易讀,泛論於是得出:詩的讀眾也好似因此因素而尚失。而本次的閱讀篇章,前兩篇是奚密試圖替現代詩作理解式的辯白,而第三篇蔡明諺則試圖剖析當初「七O年代台灣現代詩論戰」中的兩派人馬,到底是站在何種立場發言。 在奚密的文章之中,我們首先可以發現,由於站在華文文學的位置,在論及現代詩的面向上,她一直以台灣及大陸作一對比對照,我想如果,真的要講現代漢詩的話,我的建議是,除卻台灣大陸是不是有其他地區的漢詩可以加進來討論呢?還有,在論及台灣詩的部分,她明顯忽略台灣本土的詩人(所論極少),還有台灣本土新詩的傳統她也一語帶過。我想如果可以在這方面加強,或許可以更完整。 另外,在這兩個篇章中,奚密其實一直要強調的是,被稱為蒼白和社會現實無法產生緊密關係的現代詩,其實是用另一個途徑來關懷著社會。她以邊緣、前衛、超現實的主題,來替現代詩作一辯解,說明現代詩這樣一個寫作途徑,可以說是一種另類的對抗。所以說,她文中認為,鄉土運動本來和現代派是殊途同歸的,怎麼最後會以官方的話語來攻擊遠房的「同路人」呢?然而弔詭的是,在蔡明諺這篇文章之中,我們會發現,在「七O年代台灣現代詩論戰」中,當反對派指責現代詩的寫作風格之時,現代詩的同仁卻也以文藝政策作為擋劍牌,抨擊敵人。於是,蔡在此篇認為這群詩人其實是在這個路口,選擇向右走。現代詩,一方面被鄉土運動的人以官方政策抨擊,另一方面也那這個去抨擊別人,我想,這或許是時代的因素使然,為了要得到最後的勝利,不論站在哪一方,大家都開始拿政治正確去框住對方,塞住對方的嘴。於是乎,當我們看到這樣子的論調出來之際,我們或許應該思考思考一下它的真實性,或許只是一種對策性的反駁。對於我而言,我倒寧願相信,這群詩人其實本來也只想為詩而作詩吧!而詩的難懂,我到比較寧願相信是精鍊後的緣故。 參考文獻: 奚密<從邊緣出發> <現當代詩文錄> 蔡明諺 <向右轉 向左轉 重溯七O年代台灣現代 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