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現代與國族

現代主義與國族主義這兩大議題的討論,一直存在在台灣文學的領域之中,尤其是碰到書寫台灣文學史之際,這兩方的勢力更是互相拉扯,似乎是致死方休。由本次閱讀的篇章之中便可略見一二:我們從王文仁探討林耀德的台灣文學史觀看出,一般對於本土派所建構的台灣史的反對聲浪,即是針對本土派忽略台灣文學現代派一支的批判;另一部分王萬睿的文章,則代表本土派反駁一昧的為藝術而藝術的現代派,並堅持如何在撰寫台灣文學史之中,融入全民共同體的想像,就正如同王萬睿於文中所說的,台灣現代詩(文學)一直要面對的便是:「政治正確」與「藝術正確」的對抗。然而,到底怎樣才是最適切的寫法,我個人以為王萬睿的文章或許可以給我們一個另類思考。也就是台化現化的可能性:既然在戰前「本土- 前衛 」的概念可以成立,解嚴後則是「本土-寫實」的概念大行其道,那麼台灣現代詩的內涵,也就是台化「現化」的意義,應該是「本土-前衛-寫實」的公式。因為,既然在台灣文學中隱隱有「本土」和「現代」二派存在,並且各有各自的傳統,輕易去抹去任何一方的存在都是極其不公平,所以我覺得尋求兩者間的共同存在的空間是非常重要的。而對於「政治正確」與「藝術正確」的問題,我有一些看法,我個人以為這可能因應時勢的需要(台灣文學曖昧不明的地位),我想在考慮一個文學的問題的時候,除了個別單獨的問題需要處理之外,如何突出在台灣文學史真正具有影響力的事件,才是最重要的。 而在王文仁的文章之中,提到對現代文學是撰寫的問題,我想是頗值得注意。該如何撰寫「現代」文學史,創造一個與現代對話的空間,除此之外,並對一種文學史的進化論的質疑,很值得我們審思。除此之外,雖然我對於王萬睿文章中的論點,頗為贊成,不過對於他將紀弦與陳黎兩相作比較的論證,我個人以為有些地方還有待斟酌。我以為,陳黎會具有台灣本土意識,我想有他本身的生長背景因素的關係,紀弦是不具備這個的,但是他還是在現代詩存有一定的地位,這個點和陳黎是不同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