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後現代&後殖民與台灣文學

後殖民與後現代是目前研究台灣當代社會文化最紅兩個詞彙,有許多的爭論的議點,便在於到底台灣是後殖民還是後現代。然而,在探討這個議題之前,澄清這兩個詞彙概念是必要的。首先,所謂的後殖民與後現代,到底是什麼之前什麼之後呢?在本次閱讀德里克的<後現代主義與後殖民主義>之中,對於「後」他認為有下列兩個意涵:1對過去事務的超越 2 非歷史性的,反對線性發展(史碧瓦克主張後殖民的後不一定是指之後,而由於殖民影響所產生的轉變。)。它一方面既是承先啟後的位置,另外一方面卻是反對歷史的,如此具有矛盾的意涵也造就「後學」發展的侷限所在。後殖民與後現代本身發展極其不同,但因為吸收了後現代的主義的語言,後殖民似乎見見的偏離了原先主旨,而缺乏歷史感及批判性,成為另外一個宏大的敘述而備受質疑(當然,它站在第一世界發言,而忽略了第三世界本身的經濟剝削也是主要的因素。)詹明信則批評後現代的平面拼貼(pastiche)喪失感情、深度和意義﹐而且缺乏歷史觀和認知地圖(cognitive mapping)等等。由此觀之,同為後學的後現代與後殖民雖不是因果關係,卻交相影響並引發雷同的盲點。 另外兩篇劉紀慧於《孤兒、女神、負面書寫》討論林耀德的文章中,劉在行文之中說到:近年來,談論台灣文學或是文學主體性問題時,時常出現具有暴力性格的排他性論述。…. 我認為,如果因為民族立場而限制我們對於文學創作或是藝術創作的體驗,或是無法在落實本土社會現實之外的書寫中,觀察到本土作家在作品中所展示演出的想像力、整體文化的內在動力,以及其中所鑲嵌的歷史與文化政治,那是十分可惜的。在這樣一個前提之下,劉的行文藉著探索林耀德之際,來與她所謂的本土排他性論述對話。我比較好奇的一點是,「本土排他性論述」是不是真的如劉所言,是一因民族立場無法接納非「落實本土」的文學的論述,那所謂的「落實本土」的定義是劉定立還是本土立場者定立的?由於急於對本土論述對話,在這兩篇文章中借林之口多次對本土派的主張提出砲轟,如:P404頁。這是我讀劉文比較訝異的地方! 當然,關於後現代與林耀德(及台灣文學)之間的問題,我覺得在劉文和林耀德<八O年代台灣都市文學>中,似乎可以發現這是作為台灣新生一代的創作者,想要與前輩斷裂的一種手法,突顯自己為新世代的做法,到底後現代或者都市文學在林耀德提出之際到底出現了沒?我覺得還有很大一部份值得商確。不過,至少在這樣的探討中我們可以見到於台灣文學場域裡,一種世代與世代間的問題,及台灣文學中對於80以後當代文學的評論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