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42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全球化與地方

相關文章的摘要: <全球主義與地域政治> 阿里夫˙德里克 一 前言: (1)何謂地域:地域並非天然存在的,而是人類活動的產物;這意味著我們對地域的設想和認識是一個歷史的問題。P. 38 (2)全球化:然而全球化卻與其前輩在最基本的前提上相同,即認為自由發展是人類的命運。全球化也許主要表了資本主義形式下這種發展主義的普遍化。 (3)矛盾:儘管地域意識並非新生事物,但他近幾年來重新又引人注目的原因頗具反諷意味:它產生於全球化自身的矛盾運動-全球化既包括地域又把它邊緣化。 (4)三個目標: a 釐清在術語上的地域 → 地方、空間、地域 b 落實對全球和地方問題的表述,尤其針對兩者間的某種不對稱性。 C 對特定的地域意識進行論證。 二 全球與地方:空間性與地域性 (1)全球並不僅限於民族的的或地區的,但也絕非是在描述某個整體;在最抽象的話語層次上,它也許代表地方之外的任何東西。在物質性地理之外的領域,如文化和心理學的領域,它也不具有普遍的意義。從更複雜的意義上講,可以說它更處與不斷的運動中。P40 (2)地方一詞的改變:地方 → 國家 地方 → 全球 (3)全球的主義的概念化表現為一種無空間和無時間的運作。但這並沒有史它成為一個空間的概念,相反卻具有諷刺意味地把它的主張拔高為一種新型的普遍主義,從而使其成為一竊空間化的出法點。→ 任何小於全球的東西都應被動員來並置成為其:他者:這就混淆了空間、地方及地域可能存在的深刻差別。 (4)多林馬茜的引言p41 (5)邊界的問題:如果對社會關係能延伸到何種程度不加界定,地域便毫無意義…..任何在認識上或政治上具有批判性的地域觀念必然認可某種邊界概念;邊界的多維可塑性並不等同於廢除邊界。 (6)立足或落腳與固定不動是兩回事;它的基礎性與扥過靈活可塑的邊界來做出某種界定,這對任何有關地域的構想或地域的意識都很關鍵。地域的比喻價值表明它立足於底層,又表明它周圍有一靈活可塑的邊界,卻並不把地方之外的東西圈除在外,而是延伸到全球。 三 雜交與矛盾:全球與地方統一 (1)作為全球資本主義制度的一個顯著特徵,目前日見明顯的是全球與地方最終難以區分性。全球地方這個詞通過把全球與地方混合雜交很好地表達拉圖爾用意。→ 是對自然化邊界中差異問題的一種靜態解決辦法。 (2)地方問題的消除和邊緣化必然也伴隨全球問題的消除和邊緣化;這變為地方/全球之爭恢復了多數討論中所缺少的一種對稱性。如果地方不以全球為參照便無法設想,當然也可以說全球離開地方也無法存在。 (3)於是問題不再是全球與地方的對立,而是全球地方的不同構型。 四 社會及文化分析中的地域概念 (1)亨利.列斐伏爾:地域乃人為產生的,而非僅僅是事物發生的特定位置,那種社會關係特定混合物的產生,作為地域生產的部分構成…….來思考社會會乖系及我們用來構想這些對社會關係的範疇時,才最具意義。 → a 當全球資本主義背景下的地域產生(以一種或創造或者毀壞的方式),變為一種生存條件時;   b 當對這種狀況的不滿促使我們對那種存在餘地域相脫離的的概念中的霸權主義涵義進行質疑時。 (2)阿圖羅.埃斯科巴:通過設定皮片性來對貧窮與財富,僵滯與發展,甚至美好 的生活構成要素等進行特別界定,這一發展話語導致歐美資本主義(現在也包 括其他力量)對整個世界的入侵,從而最終給社會及自然借貸來毀滅性後果。  (3)斯塔斯.皮格:發展話語的核心是消除差異。   二 <本土化的迷思:文學與社會> 龔鵬程 前言: 台灣本土化運動的發展 → 彭瑞金發表於《文學界》的文章 → 討論文學與社會的本土化現象,說明再近些年本土化熱潮發燒時,一些過了頭的或尚未廣為人知的問題。 過激的本土化 1 例子:行政院教育改會提出於北、中、南、東個設置一所社區學院。 2社區:或譯為共同體。本來是只一個生活區域單位之民眾,彼此在生活上充分互動,有共同的利益與困難,故在心理、組織結構、行動上能結合起來,對這個社區亦有認同歸屬感。 → 社區實已消失,轉而成為一種工業化、都市化、普遍參與、高度功能分化、高度普遍成就取向的社會……地方社區不但失去了自主性,居民也不再有社區感。因為整個人民的生活方式,早已不是社區型,而是社會型的。P311 3 社會發展四型:(1)發展 (2)方法 (3)方案 (4)運動 → 前三種是中性、工具性的,而第四種則否,所以社會發展才可能與農民、廟會民俗、祭祀、鄉土等血緣地源原生性文化結合,形成一種為文化運動或社會運動。而不幸,現在我們正式在這麼做的。P313 法西斯的幽靈 1 馬庫色認為法西斯主義:新的歷史和社會學說,堅持用『種族』、『民眾』、『血』、與『土地』這些自然主義生物學的術語。把那些『自然- 有機的』材料,想像為是本質性的『歷史- 精神的』事實,而由此事實中產生出歷史的『命運共同體』。P313 2.而執政黨的「生命共同體」說,又沿襲自民進黨彭敏明的「命運共同體」說。民進黨 強調「本土」、召喚「台灣人民」為集體前途打拼,擺脫「台灣人民」的悲哀,更甚於 國民黨,其總體- 自然主義之氣味,亦遠比國民黨更為強烈,民粹法西斯式的態度 似乎也更為明顯。P315 3自然的總體主義又太過強調血緣與土地等原始性力量,濫用「人民」、「台灣人」等名詞。其所謂的台灣人,則不是社會意涵的,……..而是依血緣及在地與否,來判斷台灣人的屬性,或是以「是否愛這塊土地」這樣對自然實體的皈依,來檢別人群。當然也就容易造成社會內部的族群分化與省籍對立。P315 4 正因自由主義與法西斯主義有著共同的經濟基礎,又具有非理性的信仰,由自由主義像總體- 獨裁國家轉換,就是在同一個社會秩序和思維框架中發生的。可以說,是從自由主義自身中生出了總體-獨裁主義國家。P317 5 但是馬庫色的理論似乎說明了資本家與法西斯的連結亦非不可能之事。我認為,這其中若以自然的「土地」做為中介,恐怕就會更可能。在地的資本家,以土地炒作為資本,自由主義的市場機能便將瓦解,經濟問題亦可轉換為血與土的問題,而出現「外省人財政部長咬芬掉本省人的土地」「外省人欺侮台灣人總統」之類說詞與實際政治鬥爭。P318 對土地的迷信 1 所謂的土地崇拜,乃是一種宗教行為,指人以土地為期根源意識之來源與歸向,與血緣祖先崇拜一樣,都是人類的原始信仰行為。………近年來,所謂「本土化」,事實上級蘊含此土地崇拜之態度,而且常以一種非理性的方式來強化土地為神聖性符碼。本土與血緣也迅速連結,形成省籍情結,在地排斥外來者現象。「土地」與「人民」一樣,漸漸成為神秘的咒語,不斷有人要別人「認同這塊土地」。P320 2 中國文化 → 鄉土中國 西方文化 → 海洋文明 p321 3 台灣獨立建國論者,也逮到一個大好機會,隨即將先民渡海來台的意義擴大,謂「渡海」就代表了告別鄉土中國的儀式;海洋台灣,更是獨立於大陸中國之外。P322 4但,台灣的主體性,雖然靠著土地與海洋的對比而建立,台獨論者本身卻仍舊無法擺脫對土地的執戀,所謂海洋文化的台灣,仍陷入在嚴重的「本土」論述中。土地,成了符咒性的詞彙。聲嘶力竭教人要愛這塊土地、要認同台灣,對移來的、或準備移出的人也充滿敵意。從這一方面看,豈不正是所謂的小農意識嗎?不正是固著於一封閉土地的態度嗎?P323 5 政治、文學上的 戀母弒父情結 1 文學作品中對土地戀母似的讚頌: 李敏勇、白荻、林宗源、吳晟、巫永福、陳秀喜、杜潘方格 2 台灣這塊土地,既是提供乳汁的母親,又是性對象。這種意識狀態,恐怕正是用佛洛依德戀母情節理論來深入分析的好題材哩。對父祖之國- 中國的揚棄、對母土母語的堅持,所謂台灣人情結、李登輝情節,往往可以由此索解。P333 迷思的本土化 1 台灣早期經濟的政策特點。P333 2 神話與迷思:(一)迷思雖以歷史事實為材料,但本質上與歷史事實無關,亦非真是歷史之回憶或紀錄;(二)迷思基本上顯示的是歷史事件在宗教方面的意義,代表啦迷思的製造和傳遞者之間的信仰、(三)某一個說明或陳述之所以是迷思,並不再乎他涵多賞事實的真實性,而是因為這個說明被人信以為真。(四)迷思是再某一特定十地所產生的言詞….迷思製造者的意見或信仰,是與當時當地「意見氣候」相符的。(五)迷思是有功能和目的的:強化傳說。P338~339 3. 文學的本土化,是一個特定時空中,一群人為彙整、表達、強化其群體信念,並鼓舞大家依之行動而發展的論述。將台灣神聖化,台灣、土地、台灣人符號則凝聚了作家個人的經驗和集體經驗。台灣的歷史被重新解說,並賦予反壓迫、追求自主獨立等意義。 P339 三 <尋找「台灣性」:全球化時代鄉土像想的激進政治意義> 邱貴芬 摘要 1 兩大議題:(一)什麼是台灣性?(二)思考台灣性的庶民之是對學術研究可能帶來的「草根性全球化」反省。P1 2 本論文的討論把焦距集中於「台灣性」的庶民想像以及鄉土想線的面向,以鹿港這個經常召喚台灣鄉土想像的地方為例,企圖展現鄉土想像的激進政治意義。P1 「草根性全球化」 1 「台灣性」顯然牽涉在地色彩或特質的問題,基本上是朝著「在地性」的方向去思考: 我想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先談「在地化」在「全球化」時代所扮演的角色。P2 2 「全球化」不是一個文化「同質化」的過程,「全球化」促成了「在地化」,「同質化」和「異質化」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乃共生共存: (一)文化帝國主義批判相關 (二)透過建構在地特色來爭取優勢 P2 3 德力克就說:現代主義隱含的意識型態相當貶抑在地性:在地代表落後、農村式呆滯(對比都會、資本主義以及工業化的前進意涵)以及妨礙現代進展的障礙。P3 4 阿帕督瑞稱認為,學術研究想像力的擴張在於認知庶民文化想像力以及其產生能量,如果學術研究畫地自限,認為庶民文化不過是懷舊凝滯不動的傳統勢力殘留,那無異是學術想像的貧瘠化。P3 5台灣性討論應該涵括: (一)鄉土想像」所涉及的土地/空間的文化政治意義。 (二)庶民的觀點與庶民文化與全球化的關係。 P3 鹿港、「台灣性」、空間政治 1 梅西:空間是從在地到全球各層次相當複雜而互相穿刺的關係網路所組成。造成這些社會關係特別空間化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同時並存,但是同時性並不是停滯不動。P4 2 …..召喚台灣性,企圖召喚一個集體認同。阿帕督瑞認為,所謂文化就是利用差異來創造集體認同;反過來說,認同其實建立於對他我差異認知。P6 3鹿港發展苦力群 → 也必須強調把主動權和能動力再還給鹿港在地居民,透過參與凝塑在地認同,讓鹿港居民主掌鹿港未來規劃的主權。這是「草根化全球性」的展現。P6~7 鹿港「暗訪」與「異質城邦」 1 我認為座落在「現在」,卻同時向過去和另一種現代之外的時間延伸的古蹟地點創造一種傅柯所謂的「異質城邦」。P8 2傅柯認為異質城邦存在於所有的文化當中,一些具體存在的地方可能成為「對抗的地點」,既呈現又同時翻轉和其他真實世界的地方,這些「異質城邦」橫跨現實與現實以外的空間。(共六點 ) p9 3 早期的暗訪 → 陰陽交界的異質空間 現代的暗訪 → 創造一個庶民主導的活動空間 → 在一般以中產階級為主的現代社會活動空間之外,開闢了以庶民為主的空間。P11 4 傅柯認為社會中永遠存在一種庶民的面向,是權力關係無法完全然掌控的。 這種庶民的面向並非處在權力之外,而往往出現在權力關係的極限或界點,以一種逃逸的方式回應權利的侵進。只要有權力關係的存在,就有抗拒。全然的顛覆權力關係是不可能的,但是權力關係總有一些讓這種關係不那麼穩定的東西存在,這些產生抗拒的東西往往是在地而局部的。P 11 5 暗訪屬於鹿港在地中下階級,是相當庶民的一個場域。這裡的庶民是福佬族、男性、中下階級勞工…….暗訪奇特的階級與性別、族群色彩讓不具這些身分的人一方面感受 「台灣性」的召喚,卻也同時意識到真正不位在這個「台灣性」的磁場。P 12 庶民知識與在地政治 1 由於傳統文化論述中空間想像往往被視為具有停滯反歷史的傾向,鄉土想像因而被視為保守的反動。本文以鹿港這個經常召喚台灣鄉土想像的地方為例,企圖展現鄉土想像的基進政治意義。P 12 2地方的塑造往往涉及塑造身分認同和抗拒空間的一些具體策略。這種「在地性」的身分和特質是座落在一個不同地方連結架構成的空間脈落。P 12 3 「暗訪」所投射的可能是一個基進化的「台灣性」,一股無法完全被現代國家理性體制化的秩序所收攏的抗拒力量,一個不是現代性敘述能完全掌握制伏的異質空間。但是,這樣具有強烈具有特定階級和族群、性別色彩的台灣性的符號卻有同時消解「台灣性」的穩定性,突顯這樣一個象徵集體認同的符號其實佈置了多少階級、性別、族群衝突矛盾的歷史脈落。P 13 4 探討所謂真理的問題意味探討這套系統運作的過程,探討在地域庶民的知識如何被排除、被棄置。而知識分子往往這套系統運作中的共犯,挖掘這種庶民屈從的知識並非要建構另外一種更「真」的知識,也並非說這種庶民知識比其他知識還要好。從庶民知識再拉出的性別和族群、社群議題充分顯示出這個問題的複雜性。P 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