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油桐樹下的清香--客語詩人葉日松(2)

四 如何創作客語詩 對客語詩的創作,葉日松在遣字用詞上,堅持以全部漢字來書寫: 油桐花 開白色 五月開花像白雪 人人喊佢五月雪 油桐花 開白色 迎接人間好時節 油桐花 像白雪 玉節冰心好性格 優雅清香謝毋忒 -----<五月雪> 以<五月雪>這首詩為例,文辭全部都用漢字,而像「佢」、「謝毋忒」等則是以音近的漢字取代,而在以註解的方式解釋之。面對目前以母語創作有漢文與羅馬字並用、全部漢文、全部羅馬字,葉日松取決於全部使用漢字的模式。在一些無法以常用漢字詞彙中找的的客語字詞,他選擇以音近的替代。會採用如此的創作方式,是因為他認為客家文化與中原文化息息相關。一般以國語創作的詩詞,以客語來念都可以通,這證明兩個是互通的。而且客語和國語的相似度高達90%以上,而另外10%則是因為失傳太久,才無法找到相對應的漢字。而這失傳的10%可以用音近意近及同音的漢詞來替代,或一些原有失傳的漢字漢詞來作更換,並再加以作注釋即可。他覺得為了僅有的10%而放棄原有的既有的文化傳統,而使用那些無形音義的拼音符號或捨棄漢字,是相當不智的行為。所以在創作客語詩的時候,葉日松在文字的運用上,以同音、音近義近、音近為原則,去使用漢字。 在內容的取材上,葉日松以「道地客家」作為基準,客家詩的先決主題便是客家文化、客家人的生活為主軸。於是,在最近2003《鑊仔度介飯比麼介都卡香》客語詩選集中,集中的詩收入一百篇詩作中,以童年篇、親情篇、鄉土篇、自然篇、生活篇、歌曲篇,內容也多是琢磨於客家鄉村的生活風貌。在內容之外,於創作時文詞力求道地客家,並將客家獨有的諺語、俏皮話放到詩句中,呈現出真正的客家風情。 因為葉日松本身極喜愛朗詩,加深他對音樂性的關注,成為創作時的重點另一重點。於是在字數的掌控、抑揚頓挫的運用,以及音樂性起伏的自然都是必須再三斟酌的。如此才能在朗誦發揮音樂之美,再加上同時具有國語、客語的雙語能力,他的詩作往往可以國/客雙語朗誦。 在本書前言,葉日松特別說到: 這幾年來,我一方面尋找失落的聲音,另一方面 則利用自己熟稔的母語,從事現代詩歌、童謠的 創作,來展現客家母語特有的情味。 總結其客語詩的創作,內容多圍繞在故鄉、親情、童年、父母,主要就是為了招喚失去的母語記憶。葉日松深信:「鄉音,是夜行人的一把火炬」,客語詩的創作能夠替客家鄉親,找回客家文化尊師重道的精神。李喬在選集中,也指出葉日松的創作特色是:接近客家文化本質,道地客家農家,在內容上多是描寫農家與兒時童年有關的記憶。除外,更希望在客家詩中也能表現出對大千世界的關注,近一步的去紀錄台灣的過往與現在,並寫出對台灣未來的憧憬。 五 新詩/童謠/客家歌詞 客語的創作之中,葉日松對多種文體都有所嘗試,而分別各有其特色及創作的特點。 新詩創作中,為了擺脫一般對現代詩晦澀難懂的弊病,在作風則力求平實。以李白的詩為標的,希望在平實樸拙中展現出自然的風格,這樣的特點也和客家農村子弟的身分息息相關。於是在寫作新詩考慮到對象較廣,音律的要求也不那麼嚴謹,講究的是輕快的自然音律,並能以客語朗誦之。有些客語詩作也融入中國古典詩詞,如<有夢有詩介七星潭>: 夢一開始 詩的朗誦會也就開始了 拍案亭吟誦千古絕唱介「水調割頭詞」佬「赤壁懷古」 每一字介平平仄仄 每一句的優美韻腳 掀開了蘇東坡佬豪情 客家詩融入中國古典文化,這是一項新的嘗試。另外,同一個主題也能會出現國、客兩種版本,如國語版的<阿公的民歌>: 今夜,我要將最綿密的思念 一一「依妙」給阿公 要他陪我重回兒時 睡在他溫柔的臂膀裡 讓時間從此停擺 與客語版本<阿公介民謠>: 暗晡夜,捱愛將最綿長介思念 一一「依妙」 阿公 愛佢陪捱重回 介時光 睡在佢溫柔介情懷肚 診歌謠擺 雖然主題相同,但以不同文化來表達,我們仍可見到其中的微妙的差異性,兩種本版也可互文來欣賞。 童謠則因為讀者群是兒童,所以力求簡潔有力、好背頌、音樂性強。創作的時候特別講究押韻。因為客家童謠本身就是用來吟誦的,像數來寶的形式。並根據古早客家童謠作為基礎,進而創新改良: 芒花草 開芒花 開介花 像雪花 飛來飛去 飛到滿天下 芒花草 開芒花 開介花像掃把 風一來 搖搖擺擺 像人掃灶下 -----<芒花草> 取用大自然的景物,簡單易懂,音律節奏分明能夠朗朗上口,成為其童詩作品的特色。 客家歌謠的部分,一般來說是需要押韻的,如果作家可以譜曲,則並不一定在此限。因為在葉日松的歌詞中,很多是從詩作譜曲而成的。如蘇凡寧<夢中介小木屋>,被教育部定為全國鄉土歌謠比賽之指定曲<快樂在農家>(呂錦明曲)等,都原本為詩作經由譜曲後成為歌詞的。所以根據歌詞大概都是再依曲作適當的調整即可。然而,稍微不同的是,在詩作中,葉日松力求四線腔與海陸腔兼顧,但放到歌詞,則因為海陸與四線差兩個音,於是,會出現一首詞有兩首曲的情形,便是這個緣故,<快樂在農家>便是這樣一個例子。 六 族群共享的資產 就如前上所言,葉日松認為應該努力擺脫新詩難懂的形象,力求以深入淺出帶出一種客家的東西,而絕非孤芳自賞。詩作的對象非侷限於客家人,而是台灣各個族群都可以欣賞這份優美,他希望大家要有包容心。是故,在文字會特別注意詞句的選用,盡量不要產生隔閡,他期盼不會講客語的讀者,也能夠經由注釋來了解詩中所包含意義。而他本身在公開場合朗誦詩作時,也會以國語/客語雙語發音來輔助,如此一來,非客家的族群也可以經由這樣的方式,來解詩作所闡述的客家文化。 主題上,也開始由花蓮的鄉土民情,放到全台灣甚至於全世界。如近作油桐樹系列:<桐樹下,話家常>、<油桐樹下份家啦>、<童年介桐花,到份還恁香>,藉著台灣北部的油桐樹作為整個客家族群的象徵,進而以它曾作為台灣重要經濟產物,來成載不分族群的一起為台灣打拼的共同情感記憶: 桐樹下 話家常 客家情分水流常 開山打林 大地作棉床 前人種樹 思情斗難量 ----<桐樹下,話家常> 不論是客家人還是河洛人,甚至是原住民族群,在台灣尚未開發完殆之時,各各族群都各自為台灣土地奉獻過他們的力量,而這樣辛苦又勇敢的拓荒精神是台灣人所不應該忘卻的,這首詩的深意即是如此。葉日松的客語詩創作,不論於字詞內容都開始走向非客家族群的民眾,企圖讓大家都了解客家文化之美。 七 台灣本土精神的影響 從事客語詩寫作的這條道路之上,因為身為客語詩創作的先鋒,所以較無前輩可供其創作參摩。但是,吳濁流與鍾肇政兩位台灣文學界的前輩,推動重視台灣本土精神文學的理念,深深的感動並潛移默化了葉日松。 在民國五十三年創辦《台灣文藝》(民國五十三年四月一日由台灣文藝雜誌社發行,以「文化認同、土地認同就是本土化,就是台灣精神」為宗。民國八十三年十二月停刊,民國八十四年二月新生版創刊,目前仍持續發行鍾。)的吳濁流先生,秉持著只要文章中對台灣土地的認同者,不論省籍身分一律刊登。這樣廣納百川的精神,使得葉日松的作品得以在《台灣文藝》上發表,而他也被雜誌中充滿「鄉土氣味」的文章所感動。奠下了其往後寫作的喜好傾向。而鍾肇政所創作的《台灣人三部曲》、《魯冰花》等作品,以台灣時空背景來書寫台灣人物的故事,成為葉日松最喜愛的作品。鍾肇政在編《民眾日報》的時期,也給了不少機會給葉日松發表文章,促使他的文學之路走的更穩健。並且在《文壇》(民國四十一年由穆中南發行,提倡純正文藝)主編一套本省籍作家選集,裡頭除了收入葉日松的作品之外,尚有林亨泰、錦連等人。這在當時的文藝作風之下,算是非常難能可貴的。 在作品之外,吳濁流、鍾肇政兩人對後輩對提攜,期望台灣文學能夠枝繁葉茂的態度,讓葉日松也秉持著這個理念,開始培養文學後進。如目前正在花蓮師範學院指導客家文化社團「哈客社」,他期望未來的教育種子們也可接傳這份事業。 六 目前客語文學界的狀況 針對目前的客語詩界的創作情況,葉日松就其觀察到可以發現,在創作者部分,年長的作者多以國語詩作品為主,很少有人會去經營客語詩創作。而在年輕的作者中,則因基礎不夠有時很難駕馭客語詩的文體。於是,在客語詩創作的群體中,大部分的作者仍是零星的在進行。比較有名的有:杜潘芳格、曾貴海、邱一帆、陳盈貴,晚近則有張芳慈及吳尚任在《客家雜誌》經營客家詩的版面。 根據《中國時報》、《自由時報》的統計,客語創作刊登量最高的還是葉日松的詩作。另外,在發表媒體上的限制,也成為客語詩創作最不力推行的因素。各大報的副刊稿擠,不容易被刊登(《聯合報》不刊登客語詩作),所以目前的創作園地仍集中在一些專屬的客語雜誌中:《客家雜誌》、早期的《中原》、台北市客委會《客家月刊 季刊》。有刊登過客語詩作的報紙有:《中國時報》、《自由時報》、《台灣日報》、《自立晚報》,但數量很少。 除在報張媒體刊登之外,文學獎的機制也成為客家文學發展的另一各管道。以他本身參與評審的台灣兒童文學客語詩組為例,每年客家詩的創作有一百首左右,九十一年度則有兩百首,作者保守估計有一百人左右。可以算是,增加客語詩作發表的另一好管道。不過據葉日松的經驗表示,投稿者大部分都是生手,許多作品都未達到標準之上,文學獎雖然提供創作及出版的園地,但投稿者多是趕寫卻不會寫的佔多數,如何培養客語詩創作人才恐是當務之急。 為了能夠培養文學新秀,葉日松目前正在努力推廣客語文學文化研習營,之前舉辦過的場次也頗受好評,往後則希望開發更新更好的教材,吸引到更多朋友參與。而在東部目前也只有他一位客語創作者,讓他感到很悲哀,所以期望在他個人放下身段的努力經營之下,能夠在愛好客家文化年輕人中帶來影響,改善這種東西不平衡的狀況。 七 共展世界文學 面對客語文學未來的發展,葉日松樂觀其成。參加過許多的世界型的文學會議,發現許多深具地方特色的文學家,常常展現出非常有特色的作品來,這是任何的國家民族都無法模仿的,就如北海道因其地理位置關係,所發展出的漁業文學;美國黑人作家的南方文學,都是極具特色的。他相信不論是客家文學抑或台灣文學,都應該朝著這個方向邁進:如何展現各族群的文化,創造一各對話空間,會是日後台灣文學的重點。客家文學一環的加入,將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對未來的期許,葉日松認為目前客家文學界,已有黃恆秋等人編撰出《台灣客家民間文學》、《台灣客家文學史》等書,去構築客家文學理論的部分。他則期許自己創作出更多純文學的客家詩作,來豐富這個領域,奠定堅實的基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