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女兒自身的經緯---簡媜(1)

簡媜,台灣省宜蘭人,台灣大學中文系畢業。因其愛好文學,故於大學階段便已開始從事散文創作,一九一八年榮獲全國學生文學獎大專散文第一名,於此展開繁花似錦的創作生涯。一九八三年畢業後,到佛光山生活了四個月,之後便任職於出版界,並為大雁書店的創辦人。近年來,經歷結婚生子的人生大事,退出職場,成為專職的母親及創作者。在創作方面,簡媜筆耕十餘年,目前已集結的成冊的書有十二本之多,不論是早年的《水問》、《只緣身在此山中》,或是近年的《女兒紅》、《紅嬰仔》接受到各方的好評,屢獲文學獎的殊榮。除此之外,作品每每入選年度散文選,堪稱九○年代中期代表性的散文家之一。 由於簡媜長期在散文此一文體上的經營,對於散文的技巧或內容主題都有高度的開發,於是在她的散文我們可以見到:從鄉村的緬懷記事到都市剪影的描繪;從少女情懷抒發到現代女性故事的演譯,從佛到禪意的領悟到童言童語的天真,簡媜每次出擊都給予讀者一種全新的感受,她對散文的執著及熱誠,使她成為台灣現代文壇中少有的「散文專戶」。是故,她的散文的多樣貌及豐富性,每每成為論者的觀注所在。 而論者對於簡媜散文的研究,大體上可以分為下列幾項: 一 簡媜散文技巧內容的分析: 簡媜長期浸淫於散文的創作(雖然,簡媜常言要出小說,不過仍未見其作出現。),甚而可說是散文的專業作家,於是,對於散文的技巧自是非常的講究及觀注。我們從她有計劃的寫作規劃,及多變的作品內容特色即可看出。在她的散文中,不只從融合小說的筆法(如:女兒紅),也對方言的與會多所運用(如:月亮照眠床),而主題方面從最早的感情抒懷(《水問》),到近期的對家族史的探索(《天涯海角》),都一一在其作品中呈現,由此我們可以見到她對散文的高度開發。於是乎,許多論述都試圖替分析簡媜的散文中的技巧及主題內容,如:鍾怡雯的<擺盪於孤獨與幻滅之間--論簡媜散文對美的無盡追尋>;陳國偉<頻頻顧盼的回頭鹿--簡媜「女兒紅」中的記憶對話書寫>;何再慶<人間行路--簡媜散文世界探究>…….等。 二 簡媜單書的評論 因為簡媜主題式的創作,所以其作品中的散文集,不可單單看做是一本散篇文章的集合,她有其更強大的意圖在其中,所以,許多評者也會單就簡媜的某本書來探究她散文流露出的意圖,而這樣的評論則佔簡媜研究的大部分,如:沈東青<只有女人才懂女人-讀簡媜「女兒紅」>;胡錦媛<或父或狼或散文或小說--讀簡媜「女兒紅」>;鄭明娳<從「私房書」探簡媜的心室秘笈>。 三 簡媜散文中女性意識的探索 其實,簡媜從早期便觀注著女性議題,從《水問》、《只緣身在此山中》、《月亮照眠床》都有散篇的女性處境的描摹。到了《胭脂盆地》、《女兒紅》、《紅嬰仔》 作者則以更突出的方式出呈現這方面的議題,尤其以《女兒紅》一書用三種紅來對女性處境的全方位探勘最為重要,所以對於簡媜女性意識的研究,也多半從此書入手,像黃雅歆<「舊我」與「新我」的掙扎--看簡媜「女兒紅」裡的女兒國 >就是目前較為完整的一篇論述,而因母親身分而寫的《紅嬰仔》也被論極為這個範圍內的研究,如:方杞<嬰婦的私房書--簡媜<紅嬰仔>傳奇>。不過,雖然大家對這方面主題都有所意識,不顧所有論述篇數少,甚至有些是如書評般的單篇論述,是故,這方面的研究還尚有極大的開發空間。 由前上三點的分析來看,我們會發現,雖然論者已對簡媜的作品給予應有的觀注,不過,總體而言,論述篇章仍顯過少。對於一位已創作十餘年,並有十幾本創作的代表性作家而言,我們似乎還可以有更大的空間去探討。除外,在這前已出現的論述之中,尚有幾點是可以加強的:(一)議題的單一性:絕大部分的論者多傾向觀注第一點;(二)縱向觀察的欠缺:已有十幾本著作的簡媜,我想對她作品觀察如只停留在單書的話,恐有忽視其作品流變的意義所在;(三)女性議題研究的片面:簡媜曾多次於採訪時透露其對女性身份的自覺,並認為這是她創作的靈感來源的主要原因,而這樣的說法可見其《女兒紅》的序。但是,絕大部分的論者都只把眼光放在《女兒紅》,甚至連後來的《紅嬰仔》也甚少提及,是故這樣的研究難免會有不全之處。而這些都是簡媜作品研究,所應增進補強的部分。 就如同前上文獻探討分析所得出的結論,關於簡媜作品研究的部分,其實仍有極大可以補強的之處。而本人認為,在簡媜作品的研究之上,應該著重於她女性意識的呈現。簡媜本人對於女性其關心及憐憫,是其來有自的,她曾說:「我在很多的篇章之中,提到女性與女性,同性之間的支援,這可能也相當程度傳遞了我對女性的看法。我覺得彼此之間應該做朋友,而不是做敵人,可惜在過去的父權架構之下,女性常常是女性的敵人。」 她不只對於兩性之間的不平衡有著深度的認識,對於女人與女人的矛盾情懷也有相當程度的觀察。是故,為了要能夠反映女性的處境,她以《女兒紅》來獻給同為女性的姊妹們,而在這本書中,她說:「我未把女性放在男性的經緯上去丈量、剖讀,因為她們即是自身的經緯,無須外借。」,而這意念也剛好呼應著提倡著陰性書寫的西蘇所言的:「只有通過寫作,通過出自婦女並且面向婦女的寫作,通過一直由陽具統治的言論挑戰,婦女才確立自己的地位。」,簡媜運用她讀有的女性意識,去解讀、去剖析女性身在花花世界的境況,而這不只在《女兒紅》一書之中,無論是之前,或是之後的作品都可以窺見其野心及意圖。所以本研究,企圖從女性意識的面向去著手解析簡媜的作品,以求其更加完整的面貌。 除了前上的主要研究動機之外,還有下列幾點是促使本人對這個研究產生興趣的原因: 一 對散文中女性意識評論的欠缺: 在五六○年代的台灣文壇,女性作家大批的竄起,一時之間女作家的散文小說成為台灣文學最最重要的資產,時至今日,女作家的地位與日俱增,而對於她們的研究自然越越多。由於,女性作家往往對於自身的處境有著深刻的體悟,於是內容多半和女性本身有很大的關係。於是,這樣的趨勢之故,論者多以這樣的視角去切入探討之,希望從作品中挖掘出女性意識的流變。然而,我們會發現這樣的研究往往以小說較為盛行,不只單篇的論述豐富,連專書也出現了許多,如 李仕芬、簡瑛瑛、郝譽翔…..等。不過,在散文論述部分則略顯單薄許多。 然而,這樣無疑是一種損失,因為,就如同鐘怡雯所言:「散文異於小說最大的特點是其『私我』性,小說的虛構成分遠大於散文,相對的,散文因此教貼近作者………」 。比起虛構的小說,散文或許能更貼近的去表現作家本身對女性問題的關懷,而更能去揭示出作家本身的女性意識。所以,如何去加強在散文這面向的開發,我想是台灣文學研究應該注意的面向。是故,本研究選擇簡媜為例,試圖從她的散文中去窺見女性意識流變,以銜接女性散文在這面研究的欠缺。 二 缺乏對簡媜作品的全面考察 正如前上所言,對於簡媜作品的研究,絕大部份以單書的評論佔大多數。然而,對於已有十二本散文集的簡媜而言,她應該有一個全面性對她作品觀察的文章出現,因為,只有如此才方能對其作品有較為中肯的評價。除此之外,本研究也認為之前對簡媜散文中女性意識的研究,也缺法對簡媜文章的縱向觀察,而這樣的做法無疑會漏失作者在觀念的演變,是故這是我認為有必要加強的部分。 三 結合女性主義論述 雖然有像黃雅歆<「舊我」與「新我」的掙扎--看簡媜「女兒紅」裡的女兒國>這樣對簡媜散文巨細靡遺分析的論文出現,但是我認為仍有其可以再深入的必要。我們綜觀簡媜的散文,會發現她對女性處境的勘察,其實有許多的面向都與女性主義的論述所提出的觀點不謀而合,例如她在<漁父>、<貼身暗影>對父女間關係的呈現;<在密室看海>裡說出姊妹、母女交之的愛恨情愁,抑或是她在《紅嬰仔》對母職切身的反省,處處都流處出她對女性境地不凡的見解,和女性主義的呼應也可見一般。於是,本人認為,應該試圖去結合一些有關女性主義的論述去解析簡媜的作品,如此,才方可見到其更寬闊的面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