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50年代女作家孟瑤簡介

孟瑤(1919-2000) 孟瑤(1919-2000),本名揚宗珍,湖北漢口人,民國八年生漢口市,畢業於國立中央大學歷史學系,歷任師範、南洋大學中文系教授,中興大學中文系主任,現已退休專業寫作。抗戰期間 ,她畢業於中央大學歷史系,由於從小喜歡舞文弄墨在文學課程上表現出色,便選擇中文為執教課目。曾以「危巖」一書榮獲中華文藝獎,「這一代」獲嘉新文學獎,多年來她寫作不輟。孟瑤女士出入學術、小說、戲劇之間,著有長篇小說「黎明前」、「心園」、「磨劍」、「盆栽與瓶插」、、「寒雀與孤雁」等五十餘部;著述有「中國小說史」、「中國戲劇史」、「中國文學史」等;改編劇本有「竇娥冤」、「韓夫人」、「文姬歸漢」等。其他尚有論著、散文多種。孟瑤的筆觸,是目前中國文壇上少數能觸及人性深處的作家之一,在大部分作家仍停留在「說故事」的階段,孟瑤在說故事之餘,多少能夠在作品中表達出一些哲理和她個人對人生的看法。她也寫歷史小說,像是「杜甫傳」、「英傑傳」、「龍虎傳」和「忠烈傳」。 民國三十八年來臺灣,最早中央日報的『婦女週刊』投稿,第一篇名『弱者,你的名字是女人』就開始用以父親為起的號孟瑤為筆名。民國四十一年發表兩部小說,一是在「自由青年」連載的「美虹」;一是在「暢流」連載的「心園」。對於小說的寫作,孟瑤自認為較適合寫長篇題材,雖然中篇的長度最好寫。三十多年寫作歷程,她都以長篇為主,只有偶然報章雜誌索稿,才寫些短篇應卯。因為孟瑤本人以為:「短篇小說最不好寫,因為取材必須是『一瞬間的不朽』,精緻耀眼如寶石,可把握處稍縱即逝;否則以一般材料應付,不是不精彩,便易成『長篇小說的故事大綱』。」她往往視寫短篇為畏途。就這樣,她的零星短篇也成兩個集子,一是幼獅文化公司於五十一年出版的「孟瑤自選集」,一是由皇冠六十一年出版的「孟瑤短篇小說集」。 民國四十二年的《心園》是她十分喜愛的一部小說。故事背景是她自沙坪壩時代的中央大學歷史系畢業任教的第一所學校――重慶南岸的私立廣益中學,主人翁就是這所山上教會中學的老校長,終生從事教育工作的心路歷程。她說,當時在廣益中學教書時,並不特別喜歡那個地方,等到了上海、臺灣以後,就很懷念山上的風光,不時回憶那段日子,所以,就自然地以那個地方為背景了。更重要的是這部小說奠定孟瑤的文壇地位,此後稿約不斷,成為編輯爭相邀稿的著名女作家。四十二年完稿的長篇小說《危巖》,獲得當時頗具權威的「中華文藝獎金會」獎助,於四十三年出版。 民國四十五年《蔦蘿》,作者以「蔦蘿」象徵女主角心境和戀情﹕以「蔦蘿」的枝蔓情景,深植於男主角的心目中,作為日後情變的伏筆。本書的主題,在啟示青年男女,切勿僅憑衝動的情感盲目地選擇配偶!對婚姻問題,必須慎重考慮。否則,害人害己,貽患無窮。書中人尚唯業、孫北星、蕊青三人,皆因不正當的結合而遺憾終生。此足發人深省,並可作世人殷鑑。 民國四十六年《美虹》「美虹」雖以林美虹為題,但作者不僅寫那濫用自由,自命「叛逆的女人」的林美虹,也寫了她大學時代的兩位好友――那個賢妻良母型的陳家慧,和摸索於事業與家庭的歧途上,終於求得溶洽的解決理想的正面人物梅漪平。 民國五十一年《浮雲白日》,的整個故事,是圍繞著胡思昭、胡思昳這對姊妹花;和艾青芷、汪小芷母女倆;以及青芷的秘書向潔這五個中心人物而展開的。以徐至剛和柔若恩愛逾恒的夫婦關係,代表一種過去時代(「五四」時代)建築在正常的道德觀念和純潔的愛情觀念上的良好、和洽、平穩的愛情生活和家庭關係,亦以徐至剛夫婦代表著現時代中有如鳳毛麟角的具有一種道德上的安定力量的正面人物。其餘人物分別構成的各種不同型態的「三角關係」為中心,並以其他各種社會關係為陪襯,烘托出過去和現在都必須否定或必須糾正的思想意識、人生態度和愛情觀念。 民國五十二年《黎明前》,書五十萬餘字,是孟瑤小說世界中最龐大的里程碑, 總字數空前絕後,也是唯一一部從辛亥寫到七七的時代小說。 民國五十六年的《孿生的故事》、《退潮的海灘》,這一期的小說風貌變化非常大,而且已擺脫了早期說故事的鬆懈感,開始認真經營意象了。隨著小說題材的日見廣泛,小說結構上也呈現了精緻的自覺,使這一期的小說逐漸具有文學的面目與取向。 民國五十八年《這一代》曾得中山文藝獎,描寫抗戰時期八個年輕人的故事。這八個到後方唸書的大學生有五個是男的,三個是女的,他們有一次同乘一條船渡過嘉陵江,遇到大霧和大浪,船差一點翻了,結果是有驚無險。經過了這次意外驚險,這八個本不認識的大學生自然而然地熟悉起來。他們要紀念這次霧中同船的事情,就組織了一個「霧舟社」,決定在每年的這一天相會一次。整個故事就從這裡展開。從抗戰勝利、大陸淪陷一直到來臺灣,「霧舟社」聚會從沒有斷過,只是事變境遷,每年的聚會總不能全部人都到齊。這八個人的生活背景不同,性格不同,抱負不同,各人也就有不同的遭遇。整個故事都是以大時代為背景,以人物為主角,反映大時代中各種類型人物的遭遇和結局。 民國六十二年《弄潮與逆浪的人》,這書雖分為三十一節,把全書人物結成一張蛛網,四通八達,互為聯繫,但由於多是『點到為止』的敘述,以致多少有些『四個榻榻米容八個人』的擁擠感覺。書中的蘊意還是值得深思的:在這個流轉變動的社會裏,年輕人的苦悶應該值得重視。 民國六十五年《盆栽與瓶插》是從幾個留美學生的生活中,寫實的描寫出幾種絕對不同的價值觀念與民族意識。小說中主要的家庭一是主角小岑的哥哥--大山的家庭;另一個則為小岑的姨丈--一民的家庭。大山已取得博士學位,也有一穩定的工作,娶得賢 妻--趙慧,並有一可愛乖巧的小女兒--朵朵。一民是一所大學的終身教授,衣食 無憂,且是一位平實無爭的讀書人。阿姨--佑人,是一典型的中國婦女。一民的兒 子--亨利,在美國長大,已全部洋化。小說裏比較突出的人物是趙慧的哥哥--趙智。他雖也取得博士學位,卻摔開多年來背負的陳腐觀念,在中國城以賣包子為業。另一個人是許心,不為學位,只為金錢。其中比較超然的人物是小岑和大山的母親--佐人,也是女士本人。所有的故事,都經由佐人的眼裏、口中告訴我們。事從佐人單身赴美探親開始,而以母女結伴回來作結尾,也算是個圓滿的結束。故事中人物的出場,有的相和;有的相衝突。孟瑤非常巧妙地把握了書中人物不同的個性、觀念,相同的或是相背的,將故事緊密地串連起來。主題顯露出--新大陸的生活,任憑如何努力,也總是盆栽或瓶插之區別。這也是小岑毅然決定回來的原因,乃是要在自己的國土上生根。故事在佐人一來一回之間結束。 民國七十三年的《女人、女人》孟瑤說,是一部具有紀念性的小說。因為她醞釀許久,動筆不久就生病,臉部發黑,暫停寫作,直到病癒後,再動筆就很快地完成了。《女人、女人》寫自辛亥革命起的四個時代的女人,第一個是辛亥革命時期,也就是孟瑤的祖母時代,這個時代的女人講求順德,完全沒有自我。第二個是「五四」時代,也就是孟瑤的母親時代,這個時代的女人為理想而犧牲,諸如為爭女權、爭婚姻自由而犧牲幸福。第三個是抗戰時期,也就是孟瑤親身經歷的時代,這個時代的女的女三頭六臂,什麼事都得自己挑起來,否則就過不了關。第四個時代就是現代的女人,除了負擔家計之外,還有社會責任,個個都是兩肩沈重。孟瑤在《女人女人》小說中成功地描寫了中國近代婦女的不同遭遇和不同責任,其剖析之深刻、憐憫慈悲的情懷,和小說結構的經營嚴謹,實為一部中國婦女史詩。 夏祖麗以為在這四十多部作品中,可大略將孟瑤的創作歷程分為兩個時期--浪漫時期和寫實時期。孟瑤的小說裏有許多故事背景都是發生在辛亥革命時或抗戰時期的,這是因為她是湖北漢口人,她的家鄉曾有許多人參加過革命的行列,她自小就聽到很多那段時期的事,而自己是成長於抗戰時期,那時她正在唸大學,她曾親眼看到或親身經歷過許多動人的事情,給她留下深刻的印象,激發她寫作的動機。浪漫時期可說自「美虹」至「孿生的故事」。這段期間的作品,多富有年輕人的幻想在小說的結構上也多以情節為主。其中的「心園」,是描寫一位寂寞女孩的心境。雖然也是以說故事為主,但孟瑤已著重於分析人性,挖掘人物內心的情感。這部「心園」,可以算是孟瑤早期作品中的力作。也一直為孟瑤本人所喜愛。而自「孿生的故事」後,孟瑤一轉激情的幻想為沈痛的現實。在這個時期當中,孟瑤以中年之身,看盡人情冷暖,世態炎涼;和多少榮華富貴,盡付流水。便把生活中所見所聞,點點滴滴寫入小說裏。在小說的結構上,雖仍重情節,而整體的精神則偏向寫實。從此小說的生命,也才有了更深刻的展現。就內容來說,第二個時期的作品,多描述大陸遷臺人士在臺灣的生活種種。至於「盆栽與瓶插」,則是孟瑤赴美探親一年的感觸。孟瑤的小說中有許多是以辛亥革命、抗戰、大陸淪陷到臺灣為背景。諸如她自己喜歡的「黎明前」,和在「華副」連載完畢的「女人女人」。 吉廣輿則分為五個時期:一、試煉期(流浪期:民國四十七年三十九歲之前):這一時期的小說儘是早期作品,內涵大致相同,都圍繞著人世情誼打轉,或將親朋男女之情繫在行囊間,或將家園屋宇之色化為心上的風鈴,格調是浪漫的,態度是寫意的,就只是要敘說一個感人的故事,或傳達作者在生活裏一種取捨的觀念,一種認可的思緒。這段時期有兩部小說十分獨特,是孟瑤的小說世界中兩塊晶瑩的玉石﹕「危巖」和「黎明前」。 二、蛻化期(磨劍期民國四十八年(四十歲)發表在中華日報的「含羞草」起,到民 國五十六年(四十八歲)在中央日報連載的「磨劍」為止):這一期的小說逐漸具有文學的面目與取向,也逐漸進入當代文藝的核心,這可從這一期的小說大多被國內外報社的副刊接納看出來﹕當孟瑤的小說開始被中央日報等刊登看出。三、精神期(驚蟄期從民國五十八年(四十九歲)起)作者一連串嚐試的「歷史新探」―將杜甫、劉邦項羽 韓信、漢武帝的古事今寫的「杜甫傳」、「英傑傳」、「龍虎傳」以及由「明史」改寫的「忠烈傳」,是孟瑤的小說世界中全然相異的另一種風貌。四、浮沉期(風絮期民國六十四年(五十六歲)五月),在此期產生出「盆栽與瓶插」,是孟瑤的小說中,意象最精緻的異國小說,也是她首度開筆寫留學生心態的新局。五、劫後期(復甦期到民國七十年,孟瑤竟然戰勝了肝癌),﹕七十年的「望鄉」、七十一年的「一心大廈」、七十二年的「女人女人」、七十三年的「春風沐沐」、「戲墨」,都是十餘萬字以下的中長篇,劫後餘生,掙扎創作的痕跡太明顯,精力耗損的消息太濃重,生命的火光日就黯弱,使識者傷恨不 能竟讀! 此外,臺灣三十年社會的轉型、時代的變遷,也是她所關心的,如她喜愛的 《磨劍》;及以臺灣時代的年輕人為藍本的《亂離人》,甚得林語堂先生讚賞, 他並請外交官時昭瀛譯成英文。 孟瑤於自傳中,曾在眾多的作品中挑選出以下較滿意的作品:「黎明前」、「屋頂下」、「斜暉」、「亂離人」、「杜鵑聲裏」、「浮雲白日」、「太陽下」、「畸零人」、「翦夢記」、「孿生的故事」、「這一代」、「兩個十年」、「磨劍」、「盆栽與瓶插」、「滿城風絮」……是。另外「杜甫傳」、「英傑傳」、「龍虎傳」。 孟瑤認為在她的小說裏,自傳性成份不大:「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譬如民國六十四年出版的『盆栽與瓶插』,其中就有我本人的影子,我個人覺得,這部小說是我所有作品中表現自己最多的一部。」「盆栽與瓶插」是她幾年前赴美探親一年的感觸,描寫一群留美學生的生活,深刻地表達出存在於他們之間絕對不同的價值觀與民族意識。孟瑤表示她非常喜歡這部小說,覺得自己好像寫出一點什麼來。至於早期的「心園」,稍後一些的「磨劍」,也一直為她本人喜愛。「心園」描寫一位寂寞女孩的心境,對於人性的分析、人物內心情感的描寫,都相當生動。「磨劍」描寫社會變遷中一些小人物掙扎的痛苦心靈,刻劃社會現象非常成功。 讀孟瑤的小說不難發現,她描寫各類型的人物很成功,尤其是她描寫那些婚 姻失敗、性格堅強、自力更生的女人。 基本上,孟瑤的小說以描寫現實的主題為主,早期善於融合自身於大陸戰爭流離的經驗,表達出大時代女性的生活。中期則開始思考當時男女感情的問題,許多論者以為孟瑤是瓊瑤之前台灣最受歡迎的大眾作家。而中晚期,則始以歷史為題材發揮,撰寫多部歷史小說。著作等身的孟瑤創作歷程,或許可以看作台灣閱讀的現象的一種表徵。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