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日子如何 力量必如何 我在國境之南
  • 12294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張秀亞及其年表

張秀亞 北平輔仁大學西洋語文學系畢業,輔大研究所史學組研究。曾主編重慶「益世報」副刊,來臺後曾任靜宜英專、輔仁大學研究所教授,並曾在美國西東大學擔任請座。著有詩集「水上琴聲」等三種,散文集「北窗下」等二十四種,小說集「尋夢草」等六種,論評集「寫作是藝術」等多種。曾獲婦聯會新詩首獎、中國文藝協會首屆散文獎章、中央婦工會首屆文藝金質獎章、中山文藝獎散文獎。作品評者謂詞句優美,意境深遠,於才華及智慧交相映照下,展現出新的深度與廣度,可以啟迪讀者的心靈,並提升讀者精神生活的境界。文學著譯和評論達八十餘冊,其散文著作《三色堇》、《北窗下》、《曼陀羅》、《牧羊女》等均深受讀者喜愛,不僅暢銷一時,也被編列為台灣中、大學教材,數十年來對華文文壇有很深遠的影響,作品有些被譯為英、法、韓文。 抗戰期間,張女士曾任四川重慶益世報副刊主編兼社論委員,來台後任教多所大學和研究所,曾應聘為台灣國家文藝基金會散文及翻譯評審委員、中山文化基金會散文評沈委員,以及洛城作家協會故問。其著作分別在台灣和中國大陸出版。七年前定居洛城後仍堅持寫作,其在文學上的成就亦獲得美國漢學界的肯定,史丹佛大學和國會圖書館收藏了她的全部作品,國會圖書館甚至特別請她親自朗讀多首其作品,錄製成錄音帶予以收藏,美國多所大學研究生寫博士論文也都將其作品當作參考書。 張女士曾獲輔大首屆傑出校友獎、中國文藝協會首屆散文獎、中山文化基金會首屆散文獎、婦聯會首屆長詩徵文首獎、亞州華文作家協會文學貢獻獎、洛杉磯橙縣中華文化協會文學成就獎、洛杉磯作家協會文壇導師獎等。今年五四文藝節,她榮獲中國文藝協會頒予的榮譽文藝獎章,原擬返國親自領獎,卻因身體不適入院檢查,由中央日報副刊主任林黛曼代為領取,也因此成為她最後的遺憾。 張女士的作品從四○、五○年代開始曾經陪伴那時代中的許多年輕人成長。其作品中不僅亦師亦畫,更富人生哲理和時代意義,不少散文創作初學者奉其作品為經典之作。然而她在文學園地的成功並非偶然的,她對創作有獨特的見解。她認為,文藝作品的取材可大可小,但要從小處著手、往大處著眼;微小的題材,經過創作者的慧心詮釋和妙筆描繪,一定能寫出人性的光輝和宇宙間的真理。她也認為,一篇好的作品不僅要有生命,還要有魅力,乃至文章在疾徐自如中往前進展。 張女士為一虔誠天主教徒,其作品中從不諱言其自身的宗教信仰,並深以為天主教徒為榮。她早期的許多暢銷作品均母由光啟出版社出版。後來台灣社會逐漸商業化,其他出版社向張女士洽談想要她將光啟出的書分出來出全集,淡泊名利的張教授幾次均因為願為教會出版社盡力而婉拒了。而她的有些著作因再版二十餘次,印刷字跡已不復初印時清晰,殊為可惜。 在教會譯述方面亦極為豐富,曾翻譯教會著作多本介紹給教內、外的讀者。如《同心曲》、《聖誕海航》、《露德百年紀念》,《現任的教宗(教宗二十三世)心曲笛韻》、《恨與愛》、《友情與聖愛》、《二個聖誕節》、《回憶錄》、《改選世界》、《愛火炎炎》、《在華五十年》、《聖女之歌》等。其中《心曲笛韻》、《恨與愛》、《回憶錄》、《改選世界》、《聖女之歌》等書尤其再版許多次。《回憶錄》為聖女小蘭的回憶錄,這本譯作是未經修女姐姐葆琳修飾過的原文版本,殊為珍貴。而《改造世界》是於樞機主教在世時交張女士原文囑附她翻成中文的。張女士之譯品亦影響許多讀者,甚至有人看了後,萌志修道而成功,修道者讀了更堅定其信仰。對傳教事業大有助益。其它教會譯作也多是應教內神長們要求而盡力完成的。 她早期所擇取的題材,多屬幻思、夢想,個人的悲喜,自然中的月露風雲等 等。而後,似更注重生活情趣的描繪。她能從一粒細砂,一片花瓣,一點星光, 繹尋出對人生深厚的啟示。一篇作品之優劣原不在於取材的範圍的廣袤,而在於 那感動讀者的深度。她有意的拋棄了瑣碎和纖細,而摹描生活的精髓,凡庸人生 中不平凡的感情。她的作品反映出作者的悲憫情懷。熠熠閃爍的人性光華(見天 香庭院)。我們相信,真正偉大的作品,無論掇拾何種題材,都會有感動人與感 化人的雙重力量。她在寫作上有兩個原則:其一是寫內心深處感動的印象,其二是寫自己深刻知道的東西。 她寫下了對大自然的愛好,男女間的愛情,親子間的摯情,以及浮沉俗世中 永不變值的崇高感情。對自然,她採擷大自然之隅的小景,美化人們日漸枯竭的心田(「北窗下」、「曼陀蘿」等)。對愛情,她執著的追求靈的美善(「凡妮的手冊」、「或人 日記」等)。在親情,她寫出了父女、親子間動人而真摯的感情(「父與女」、 「秋燈」等)。最令我感動的是他筆下的對孩子的愛,山山與蘭蘭,這兩個幸福 的孩童,他們擁有世上最甜蜜、最偉大的母愛! 小說不多,可見到有以下幾本: 民國42年,《尋夢草》,作者在發行時曾特別交代:『請轉告出版家,不要像別的集子似的,在報端大登廣告。古人不是有一個在書前題詞「給幸福的幾個人」;又有一個把書只印幾本送給二三知友的嗎﹖我倒不敢倣效古人的孤寂與矜驕,但我這本集子也有一個題詞,那是「給幾個不幸的人」,而印出幾本送給二三知音,也就可以了。人生無聊,寫作無謂……』「尋夢草」是十個愛的故事,而這十個故事 ,沒有一個不是以悲涼哀作 曲終收撥。有的說愛情與藝術的矛盾,有的說愛情與年齡的矛盾,有的說愛情如 鷺鷥的虛偽;有的說愛情如鴛鴦的忠貞,有的傳出忍受愛情煎熬時的呻吟,有的描述忍受愛情刑罰時的苦痛。作者遠引物外,並未置身其中,我們讀來,卻如安史亂後,聽梨園伶工訴說天寶淒涼故事。心中所感,不是哀痛,而是茫然。 民國49年《牧羊女》中的「舊箋」描寫生長在舊社會禮教中的女孩(作者之姑母)在少女時代接獲陌生男孩的極富詩意的信,使她那靜止、板滯,有如一塘死水的生活,激起了陣陣的漣漪,滋潤了她的心靈,為她的生活帶來了甘靈,使她的生活開出了像白色、 純潔、高貴的百合花。可是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這事竟讓她的父親知道了 ,當然這神聖的事也告煙消雲散,有如曇花一現的逝去,但在卅年過去了,她仍 為這些信而夢著,為這些信而活著。這般痴情聖潔,真令人讚嘆感動。可見心地 純潔的人的是有福的,不是嗎﹖! 民國49年《感情的花朵》,正文前的「前記」,著墨雖不多,內容卻甚豐富,有作者對人生的體認,對寫小說的述評,對本書所收六個短篇的扼要的解說,誠懇親切,簡明適切,為此類文字的上乘者。作者認為:「人生的不平凡處,便在於它的平凡。」真哉此言!作者又說:「人生只是一長串的苦悶、掙扎,矛盾合成的組曲;不同者,環境 及時空予以變調,而形成輕快或悲愴的旋律而已。」作者這樣地自述:「生活曾 經把我的杯子裡裝滿了苦酒,我並未拒絕,卻一飲而盡,涓滴未留。」又說:「 我不再怨嗟,這就是人生。我反而懷著感激來接受一切,連同那一束悲哀的黑色 鬱金香。」因此,她確可自負地宣稱:「我已是個勇敢的人。」關於小說,作者 說:「一日日的生活下去,我盡量的蒐集一些人生的斷片,我曾試著分析並綜合 它們了……我試著在內在生活及真實情感上,探尋奧蹟」,又說:「感謝命運, 剪刈了窗前有蔭涼的樹,使我在世紀的暴風雨中,獨立於澄明的天宇之下,清楚 的看著一隻隻素羽的天鵝,引吭唱完一支悲涼的歌,我將那些音符抄在紙上,成 了一篇篇也許可以稱為「作品」的東西。」「在寫小說的途程中,我摸索了很久 了……我曾避開大道,尋覓一道通幽的蹊徑,我更不會寫有「起承轉合」的故事 ……我缺少曲折的想像,所以更寫不好傳奇,我有的,只是G盧興手中圬者的泥 鏝吧﹖此外,我有的是一點點對生的執著。」作者說:「雖然這幾年小說寫得較 少,但是較之寫詩與散文,我是懷了更嚴肅的心情執筆的。」但這位有名的作家 卻表示「技巧始終鑄不成一把合適的鑰匙」、「永遠不滿意走過的道路」,而「只願有一天能」「寫出地球表面,一片愴痛的呼聲。」作者上面這些話,對於初 學寫小說的人,有相當的啟發作用。 「洄瀾」是本書的第一篇小說,是寫愛情的。作者在「前記」中曾說:「( 愛情)這是一個多麼古老的題目啊,但在寫作上它又多麼的千變萬化,永遠新鮮 。」並認為此篇「避免正面的寫法,而只向愛神攝取了一個側影。」小說寫一個 三十五歲的男子和一個十九歲的女孩同車四晝夜,結果男的遂以「十分之五的佔 有慾,十分之三的好奇心,再加十分之二的憐惜」而「深摯的愛著她」。其實, 女主角已芳心有所屬--她的表哥。分手後男的曾『寫了幾封信去,都沒有得到 回音。』後來,男主角結婚了,但「那是全無感情的結合」;女主角也被時間「 把美麗的夢影變成魅影」,跟表哥吹了。十年後,兩位主角在臺灣的車上再度「 喜相逢」。鄭夫喜分析:這篇「洄瀾」的情節,「多像傳奇」,太巧,而且有的無法解釋,或使人難以相信。當然,「無巧不成書」,且不說他,至其無法解釋或難以令人相信的至少有以下幾點(一)男主角以「十分之五佔有慾,十分之三的好奇心,再十分之二的憐惜」而「深摯的愛著她」,但只「寫了幾封信去」,雖然這些信是「血淚斑斑」。之後,他結婚。十年後,他巧遇她(巧!)!他竟見一面就想跟她「在人生的路上並轡而馳」,令人難以相信。比較合理的故事應該是,他們重逢了,又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或多碰幾次面之後,他才產生這種想法。(二)這篇小說的結尾,如果改成男主角趕到車站,那班火車正好緩緩開走,他巴望著,而後喃喃自語:「我到底沒有得到她,但我到底也不曾失去了她。……」似乎比較合理,比較感人,比較不那麼『愚昧』。(三)女主角然對他心懷『感激』之情,前來還『還不清的』債,來『付一點點利息』,何以又因他的『殘忍』的話,即掉頭不顧離去呢﹖我非「女生」,不過人同此心,在我看來,這個情節也難以相信。 第三、這篇「洄瀾」由於『只向愛神攝取了一個側影』,似乎有很多應交代 的未交代,使這個故事的感人的力量減低了一些。如男主角那『全無感情的結合 』,與女主角跟她表哥如何吹了,似乎應該交代幾句話,而男女主角在婚姻失敗 與戀愛告吹後如何又思慕對方,似乎亦當一提。否則,這個故事不但巧,而且突 兀! 第二篇是「萊茜」此篇應該是寫小狗主人的愛情。寫女主人的愛情,而以如此多的筆墨花費在『描繪』萊茜之上。 「姚姐」是本書四篇寫愛情作品中唯一用「正面的寫法」者,寫一對戀人的 故事:女的比男的大五歲,女的媽媽是男的家裡的奶媽。(門不當戶不對!)他 倆很要好,後來男的進城上學,逐漸移情別戀一位女同學。卻仍叫女主角等著, 又避不見她,她為他到城隍廟許願,竟受寒凍傷腿腳,『受盡折磨』。當她知道 他『已經有了一個女朋友了』,於是她恨他,「他的稚氣的,反覆無常的戀情對 她只是可怕的傷害」,「她純潔的心靈受的創傷有多麼深」!後來,那個女同學 又離開了男主角,他「獨自一人在人生途中跋涉著」。此篇故事平平,情節發展 合情合理,而描寫十分成功。 「感情的花朵」是另一篇『寫愛情的』,寫法跟「洄瀾」、「萊茜」、「姐 姐」三篇相同。此篇的描寫亦十分成功。作者在此篇所塑造的男主角與女主角都 十分可愛,世上倘真有其人,我願不遠千里為之執鞭。(然其人恐怕唯有求諸小 說吧!)唯一稍覺不夠之處,就是結尾似乎還可再來幾段或幾行。 民國58年,《心寄何處》本書之內容共分兩輯,第一輯是『心寄何處』;共有『自知』、『心與境』等三十五篇文章。第二輯是『給少女們』;共有『談生活』、『談愛好』等十二篇佳作;都是談些有關少女的一切切身問題。並以『心寄何處』為本書之書名。第一輯『心寄何處』,作者是以『心井』的筆名發表於中副的方塊。為什麼 張秀亞女士以『心井』為她的筆名呢﹖據作者在自序中說:『……其意義是以心 為井泉,汲取所感所知,綴而成文。用筆名意在藏拙。』好謙虛啊!第二輯『給少女們』是作者應友人王文漪女士之囑,為她主編的『婦女』月刊所寫。王少雄認為:雜文之取材,世界大事,身邊瑣事,無不可入之文。而張秀亞女士的作品,也經常是在身邊瑣事中去反映時代,表現人生。雖在針砭當世,矯正陋習,但思路純正,語意溫馨。如十二面:『一根繩子』一文就是最好的例證。她說:『一天清晨,我因事外出,走過巷口,看到地上有一根破舊的尼龍繩子,像小蛇似的蜷曲在那 ,我想檢起來丟入垃圾箱,但背後一串車輛駛來,使我無法俯身去拾取,等到車子過去,我已經走出了巷口,我的惰性發作,不擬再為這根繩子折了回來,當時我的如意想法是:『其他的過路人,一定會將它拾起,扔掉』;又想:『等到我自外面回來,已是下午四時左右,我走過那巷口時,驚訝的發現:那根繩子居然別來無恙,依舊留在那 ,一日之間,它已看到了多少行人車馬!我不禁在心臟發出一聲嘆息,繩子若解語,我真想向它說:『想不到你仍然在這 等我呢。』至此階段,我才算將它安然送進了垃圾箱。』請看:『想不到你仍然 在這 等我呢。』這話是多麼的純真﹖這話是多麼的富於感情﹖這話是多麼的富 於人生哲理﹖而使人深切反省! 張秀亞年表 民國八年,出生於河北。 民國十二年/四歲,隋父仕宦於河北邯鄲縣。 民國十五年/七歲,全家遷居天津,入小學肄業。 民國二十一年/十三歲,考入省立第一女師,與女作家羅蘭為同窗好友。 民國二十四年/十六歲,受師長朋友鼓勵開始以「陳藍」、「張亞藍」二筆名發表作品於《益世報》的<文學週刊>及<國聞週報>。 民國二十六年/十八歲,出版處女作《在大龍河畔》。 民國二十七年/十九歲,考入輔仁大學。 民國二十八年/二十歲,出版第一部中篇小說《皈依》。 民國三十一年/二十三歲,畢業於輔仁大學,並考入該校研究所史學組。 民國三十二年/二十四歲,與于通(犁伯)先生於重慶結婚。 民國三十五年/二十七歲,任教輔仁大學。 民國三十七年/二十九歲,渡海來台。 民國五十四年/四十六歲,輔仁復校,返回該校教授新文藝。 民國五十七年/四十九歲,以《北窗下》一書獲得首屆中山文藝獎。 民國六十二年/五十四歲,赴美考察文教,並在西東大學講學。 民國八十三年/七十五歲,移居美國與子女團聚居住。 民國九十年/八十二歲,六月四日與世長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